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防

长生怨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阴司第十五层地狱,血肉遍地,哀嚎充耳,整个黑暗的炼狱里弥漫着血腥味和腐臭味,炼狱的角落中,一小鬼正在给一新来的女鬼行凌迟刑。

那女鬼披头散发,浑身血迹,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容貌不凡,鲜血把她的脸衬托得越发艳丽,行刑的小鬼听说,这女鬼在人间飘荡了数百年,做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阎罗王却一直奈何她不得,想来也算一个奇人,哦不,奇鬼。可她本来在人间呆的好好的,却某一日突然主动来到阴司投案自首,阎罗王问及原因时,她极不屑地一笑:“这一生太长,玩腻了。”

大约也是她这样的态度触怒了阎罗王,量刑时,便格外重了些,判她投入第十五层地狱,此后千百万年都要经历凌迟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她笑笑:“好。”

这样一来,小鬼对她很是好奇,更何况行刑的过程中,这女鬼始终不叫一声,唯有泪流满面。大概这个小鬼也是刚来上任,身上尚未沾染地狱中的许多戾气问道:“你既是主动要求来的,便应该有这个心里准备,为何还要哭呢?可是很疼?”

女鬼抬起眼,开口,嗓音沙哑:“凌迟,当然疼。可我哭的不是这个。”

“我听说你很厉害,好几百年阎王也抓不到你,可你为何要自投罗网,白白来这受罪。”

大约是这小鬼本心不坏,大概两鬼也算是投缘,女鬼虽一贯冷淡,但也不至于故意不理他:“我不是说了么,为鬼,这一生太长,我玩够了。我心里疼痛,原本是想,人皆道地狱可怖,我想我来这里,是不是就可以暂时忘记心里的疼。”

“那你忘了吗?”

“没有。”女鬼摇摇头,小鬼看到她眼里转瞬即逝的凄苦,“我后悔了,来到这里不仅心上的痛没有减轻,身上也不好受了。”

小鬼看见她眼里的泪,可是她眨眨眼睛,硬是没让它掉下来。

一番刑罚结束,地狱的规矩,不让犯人死掉,而是待肉割尽只剩下骨头的时候便停止,待到血肉重新长回来,才会开始新一轮的行刑,为的就是要让犯人体会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大约是累了,女鬼的头发湿哒哒地黏在额头,靠着墙疲倦睡去。睡梦中微蹙着眉角,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小鬼擦着刀子坐在她旁边,隐约听见极轻的一声呢喃,像一个人的名字。

但凡是能在地狱里当差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自己的本事,小鬼虽名不见经传,却也不可小觑,他的前身本是阎罗大殿上高悬的照心镜,旁人的心思,只要动动念头,便可一目了然。

他看着身旁的女鬼,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入了她的神思。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自打他化形以来,只知道这阴司中的鬼都叫她“孽障”,到如今才晓得原来她是有个好听的名字的,唤做之瑶,是芙蓉阁里千金一面的花魁。

小鬼所到处,便是这芙蓉阁的天井,宾客满座,一片嘈杂中,小鬼一眼就看见了一桌宴席之上,正俯身倒酒的之瑶姑娘,与如今在炼狱里的惨状不同,这时的之瑶,穿着薄纱的长裙,依稀可见半掩的削尖的肩头,发髻散散地挽在脑后,那如今凌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双柔媚的眼。

眼见着她在一群宾客中间推杯换盏,脸上的笑容飞扬,说不清几分真几分假,只听得座上宾客言语的轻佻。

“早就听闻之瑶姑娘酒量惊人,酒令也是一把好手,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就是啊,姑娘身价高呢,平日里难得与姑娘同饮,今日我们爷几个可是花了重金把你买出来的,你可得好好陪陪爷几个。”

这一边之瑶捻起酒杯,朱红的唇微微抿了一口,抬眼间,又是说不尽的风情万种,仿佛生来就该在风月场中游走。

只见她眉梢挑了挑:“呦,这是自然,几位老板这么给我之瑶面子,今日之瑶定当竭尽全力,我们,不醉不归。”曾经这般,又是缘何变成了狱中清冷的模样小鬼慨叹了一句,又精神抖擞地继续观看。

“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不醉不归,之瑶姑娘果真爽快。”

正是推杯换盏之间,只见不远处的木门被一股凌厉的风破开,一个黑影突然闯入,直接对着正前方酒杯还没放下的之瑶怒喝:“孽障,累我找了你这么久,还不认罪!”

来人气势汹汹,吓得花楼里的姑娘宾客如鸟兽散,方才说要同之瑶不醉不归的那些人,也通通没了踪影,老鸨躲在门后不敢发声,偌大的天井一时只剩之瑶和那个黑影。

瑟瑟夜风中,那黑影拨开地上横七竖八的桌椅走来,月光皎皎,小鬼看清,那黑影原是阎罗殿中身手排行第一的鬼差风华,大约是来拿之瑶问罪的。

小鬼有一点紧张,这个风华,在它初为鬼时便听过关于他的许多传说,据说但凡是他出手,便没有拿不到的,之瑶碰上他,想来要逃掉也难。

可现在小鬼看到的是之瑶的神思,现在它看到的一切,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这一场战役里,之瑶是逃脱了的。

恍神间,风华已经走到了之瑶跟前,黑影拢住了背后花灯的光,之瑶倒是淡定,提起酒壶复又斟了一杯酒,眉眼里全是笑:“大人要不要尝尝,人间上好的桂花酿,大人久居阴司,怕是不能常喝到。”

正是桂花开的季节,甜香逐风而来,之瑶伸手把一缕黑发别到耳后。

小鬼觉着,她现在笑的比方才好看。

风华不为所动,从小鬼的角度,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挺拔的背影。

“你是想,在我动手之前跟我回阴司,还是想,跟我比试一下再回去。”那语调低沉,可是又那么稳妥,仿佛认定之瑶打不赢他。

“急什么啊,大人,”之瑶依旧笑着,“坐下来喝一杯再走。”

风华倒也没有拒绝,捡了条凳子坐下,似乎在看之瑶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之瑶似乎也是在花楼里摸爬滚打惯了的,眼下立刻贴过去,把一杯酒递到风华嘴边。

小鬼叹了口气,它既已经为鬼,说明它智商没有问题,看见这般情景,当初事便也晓得了个大七八,这中间发生的种种其实大家原都知道的,只是没往一处联想。

作者寄语:新手,请多指教

性感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