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防

木门

2019-10-21

来源:

人气:3

青年男作家瓦子是个网络写手,平时他的工作就是写些武侠小说,工资不高也不低,为了取材方便些、丰富些,瓦子在市里郊区的一个村子租了个廉价的平房住,一院一房正合他意。每天白天他都会去市区或郊区逛逛记录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晚上会在平房里写小说。

搬进来不久,瓦子便听到邻居说这个平房有些古怪,其实瓦子也觉得有些古怪,房门很厚而且一到晚上便觉得房子里总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一天夜里,瓦子躺在床上睡意正浓,忽觉床边一阵阴风飘过,难道没关好门窗?睁眼一看,门前站着一个头发凌乱浑身是血女子正向他咧着嘴笑,一边笑一边向他走来,行为举止甚是可怖,心中忽然有一个恐怖想法:那分明是个女鬼!

瓦子一个激灵坐起身子,再定睛一看那个恐怖女子已然消失,只是地上有几滴血,瓦子压抑住内心的恐慌并心想,怪了,难不成这房子真有什么问题?

索性今夜便不睡了省的那女鬼出来。瓦子坐在书桌前,背后就是房门,右边是床,想到刚才的情形,瓦子不由得出了身冷汗,又总觉得背后的门上像是有双眼睛盯着他看,愈发觉得那扇门很古怪便上门前查看,是两块木头钉在一起的,非常的厚,但是挺旧的,仔细一闻有一股腐臭味道,地上的血也是股腐臭味,瓦子没敢多想,好歹也熬过去了这一夜。

第二天,瓦子虽感到古怪但没报警,因为并没什么具体事件,就凭地上的几滴臭血报了警别人非把他当成疯子看不止。过了些时日,晚饭后瓦子坐在书桌前写小说,正当文思如泉涌之时,忽觉背后有人,回头去看只有一扇厚重的木门紧实的关着其余什么也没有,瓦子扭回头继续写作,发现桌上的杯子空了,刚才明明是半杯水......

现在又怎会空了......瓦子放下手中的笔,想看看手机,一举起手机,屏幕刚好映射出自己的背后,瓦子从黑色手机屏中看到了一个女鬼站在房门前正死死盯着他的后背!瓦子猛一回头什么也没有,再从手机屏里看自己的背后也是什么也没有,瓦子不想如此反复受那女鬼的玩弄,便关了灯打算早早睡觉。

“咯咯咯......咯咯咯......”瓦子被屋内一阵阵的笑声吵醒,不耐烦的想谁大半夜不睡......不对!这见屋子只有瓦子一个人住,除了那女鬼还有谁!瓦子立即睁眼向房门看去,什么也没有,舒了口气,定是自己做梦了,一扭身看见那个女鬼侧躺在床上和他脸对着脸,满脸是血,长发被血粘住湿漉漉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还咯咯咯地向他笑着,瓦子当时就吓得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

想打开屋里的灯,可灯就像停电似的怎么也不亮,瓦子又冲到门前想跑出去,房门像是被人从外面锁住也打不开,连窗户也打不开,瓦子便想跑到房间的另一角离那女鬼远一些,谁知浑身如同被定住似的动弹不了,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那女鬼从床上下来向自己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咯咯笑着,她瞪着双眼死死盯着瓦子,浑身都留着血,散发着恶臭味,还有许多蛆虫从她身体爬进爬出,瓦子虽不信鬼神但看到这种情形也是被吓得不轻.

浑身发颤不知是吓的还是被这女鬼浑身散发的的冰冷冻的,想大叫但喉咙也发不得声,只由得女鬼离自己越来越近,瓦子只是个文弱的作家实在受不了女鬼的惊吓便晕厥了过去。

瓦子眼前黑乎乎的,像是在地狱深渊里,浑身一阵冷一阵热的,耳旁一直是那女鬼咯咯的瘆人笑声。等瓦子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是昏迷了许多天了,旁边是居委会的大妈刘婶和村里的支书魏国,二人讲了事情缘由,原来是热心肠的邻居发现出租户瓦子已经一天没出来了,敲门没人应,翻墙进来后看到房门被从外面锁住但有鲜血和污血从屋里流出来,血早已干了.

邻居打碎窗户上的玻璃进去一看,瓦子的左手被钉在房门上,流了许多血,房门上渗出了许多污血,邻居立即报了警叫了救护车来,等把瓦子送往医院后警察把房门写下来劈开一看,木门竟是空心的,凹槽里放着一具女尸,里面都是发着恶臭的污血和许多蠕动的蛆虫,在场的人都被熏得原地作呕。村支书魏国和刘婶一看这女尸衣着容貌,

便认得这是失踪一个月的这平房主人阿四的媳妇娟子,阿四杀了娟子后把尸体藏在木门里,把房子租给了瓦子,阿四为了逃避责任便跑了,只是阿四没过多久就被外面逼债的人打死了。

瓦子听完后内心不由得发闷,娟子的死和自己多少有些联系,当初瓦子想在这里找个房子租,阿四平时又懒又赖,整天玩牌输掉了积蓄,想把房子租给瓦子挣些钱花,但这一房一院是阿四的爹留给他的产业,娟子不同意,这才被阿四半夜堵上了嘴活活打死,后来,半夜里这件房子总有归隐传出,在后来,瓦子搬了进来发生了一系列怪事。虽然案子破了,可是瓦子内心着实不好受。娟子的怨念却没有消失,自己本是一个农村妇女不能守住家业,不能保护自己,被打死后却被封在破旧的木门里;娟子恨阿四的好吃懒惰,可阿四已经死了,娟子又恨瓦子租房子时的坚定,所以怪不得每晚在书桌前写作时总感觉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看,原来是死了的娟子在盯着自己!自己的身后一直有个怨灵!

在医院住了些日子后瓦子就出院了,瓦子知道娟子死了的房子是住不得了,便搬到了另一处院子里住着。从此之后的每天晚上,娟子都会站在瓦子的背后看他的一举一动,向瓦子咯咯笑,只是瓦子从不知道。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