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

神秘血洞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奋斗林场在远离喧嚣城市的原始森林里,在这里面有一只护林队,而今天的故事就要从这几位护林员开始。

作为这比较有挑战性质的职业,所有护林队员都是男性。

在一个最深处的站点里有一个年龄比较大的老孙头在里面工作,他的工作无非就是护林,和监督一些不法的偷猎份子。

说是监督与其不如说是混日子,许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到这里来,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生人,生活条件也是极为艰苦,这个站点本来是应该配置三个人到四个人的。

故事的开始就要从护林员孙叔的死亡开始的,护林员老孙本该是每隔半个月就要和附近的站点做一次联系的,结果很长时间都看不见老孙出现。

等林业局领导得知此事已经快一个月了,当即派出有三人组成的小组去探查老孙的情况,老孙的那个站离最近的站点也要六七个小时的路程。

当他们到达的时候,看见所谓的站点无非是用木头搭建的几幢小房子,里面只有一些很简单的生活用具。

几个人刚刚准备分头去找老孙的时候,却发现老孙竟然就趴在一间木头房子的后面……

护林员小岳急忙去看,只看见这老孙头是凶多吉少了。趴在地上,三个人也就他的胆子稍微大一点,他轻轻的摸了下老孙的皮肤,早已经凉透了。

这会儿只看见趴在地上的老孙脑袋的位置突然微微动了一下,只看见几只虫子从他头下爬了出来……

以小岳为首的几人立刻感觉大事不妙,旁边同事说:“小岳,你翻开看看他是怎么一回事!”

要知道其余两个人都是走关系参加的工作,也只有自己是没有任何人关照才进的单位,处于对工作的考虑,小岳也不得不做一些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连同这次来这也是一样,别人都不愿意来。

小岳看着已经死掉的老孙,心里也有点害怕,好在旁边有根木棍,他小心翼翼的将那只木棍插进老孙的身下,准备将他反过来。

“老孙啊,老孙,你可别怪我,我可是为你好准备为你收尸的……”

其余的二人也跟着念起了“阿弥陀佛……”

虽然害怕,但迟早还是要做的,小岳很小心的将老孙反过来,这一番不要紧,立刻把同事吓尿一个。

定睛一瞧怎么回事?原来在老孙的右眼上有一个深深的黑洞……

那只眼珠儿根本没有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太恐怖了!”没吓尿的那位同事已经准备要去吐了,最主要的是老孙的尸首放的时间有些长了,上面散发出来刺鼻的恶臭。

三人回过头就开始商议如何处理老孙,最后决定先把他的尸体存放在阴凉的地方,赶紧通知上面,找相关单位处理此事。

也只好如此了,老孙死的必有蹊跷,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同事说是偷猎的把他打死了,小岳明白,现在的林场周围早已经没什么值得偷猎者来的了,无非就是些野鸡和野兔子了,老虎黑熊早些年都被打干净了……

但是这么偏远的地方就他一个人谁会能将他的眼珠子挖下来呢?或许是直接将眼窝插进去把眼球刺穿。

这种离奇的死法让小岳根本想不通……

索性也不想了,准备把老孙的尸体存放好再说,就在和同事一起准备抬他的时候,那名同事“啊!”的一声直接将老孙的尸体扔在地上。

小岳急忙关切的问他:“怎么了?”

“你看,你看他的眼睛里……”

当小岳仔细去看老孙眼睛那个黑洞的时候,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只瞧见一只只多足的虫子,从老孙的燕窝里爬了出来……

小岳也吃了一惊,他一看这哪里还是人的脑瓜子,明明就是虫子窝啊,更多的虫子打着滚儿从里面爬了出来。

看来这老孙的脑袋早已经被虫子给掏空了……。

后来那名同事干脆不抬了,小岳只好拖着老孙的脚将他放在一间木屋内……

安顿好之后,小岳出于好奇心,想了解了解更多关于老孙死亡的信息。

便徘徊在老孙死亡的那间木屋后,徘徊许久也没得到什么线索……

只有木屋墙壁上的一块木板引起了小岳的注意,那上面有一块明显原型的黑色木纹,虽然格外的黑,但是也应该属于木头自然生长的那种吧。

回到屋里就听见自己的两名同事准备赶紧回去。

被小岳劝阻下来,这时候回去太晚了,肯定要赶夜路的,晚上林子里危险,再迷了路那可不好办。决定在明天一早回去。

小岳看着同事小侯和小张紧张的样子,自己又何尝不是,无奈今夜就要在这过上一夜,好在是三个人,再怎么样也能壮壮胆子。

等天黑吃罢晚饭小张就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甚至是小便也只用瓶子解决。

不过到这时候没人有心思去笑话他了。

在这里没有电,只有几盏煤油灯,由于害怕,这盏煤油灯总是点着的。

小猴今天可能是吃坏了肚子,跑了好几趟的厕所。

他也没走远转过房角蹲下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排泄起来,此时的他听见其中的一间木屋里似乎有着什么动静。

等方便完之后他就去瞧这木屋,只听里面“哗啦呼啦”的声音,好像是水的声音,里面似乎还有人。

奇怪的是里面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光亮,小猴就趴在木墙壁上听着,好在这木板上有一个孔洞,他便将脸贴了上去,准备观看里面的东西……

结果他竟然看的呆在了那里,张着大大的嘴巴,天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不过他似乎是忘了,老孙死的位置就是他现在站的位置。

小岳和小张他们俩也没有睡着,小侯半天都没有回来,小岳坐不住了,难道他也出事了?

便想找小张一起出去,但是小张死活都不肯跟他一起去,在他眼里似乎只有这个房间才是最安全的。

小岳去寻,结果没走两步就看见倒在地上的小侯,他该不会是……

果不其然啊,将小侯的身体反过来之后,他的右眼也有一个深深的血洞……

而旁边的木板墙上有一个孔洞,上面漏出微弱的光亮。

小岳也趴在那孔洞上面去瞧,结果深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里面竟然有一位女子没有穿衣服背对着自己在洗澡……

小岳看的呆住了,一直等待她梳洗完毕之后脱离了自己在孔洞上观察的范围,小岳的那只眼睛在洞里慢慢寻找着,结果……

一只尖锐的东西顷刻间就刺入了小岳的右眼之中……

现在房间里就剩下那个胆小的小张一人,见他二人许久都没有回来,他开始不自然的大气哆嗦来,这时候在微弱的油灯下,他似乎看见对面的木板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黑色的圈圈……

更为诡异的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情急之下他将手里的东西狠狠的丢了过去,砸在了上面。

那边没了动静,小张似乎看见什么东西从那小洞里流了出来,急忙用油灯去照,结果看到的是那空洞里竟然流出了血……

小张再次看向那洞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面竟然多出了一只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

数日后,当林业局再次派人来的时候,这里除了老孙的尸体以外,还有刚刚派来三名年轻人的尸体,这些尸体除了小张以外,全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右眼有一个深深的血洞……

后来传言当时他们在建造这个站点的时候就地取材,伐了周围的一些树木,而其中有一个颇具灵性上了年头,也就是砍伐了这棵大树之后才有了后来这么多的事儿,而那个孔洞正是那颗大树上的一个“结”。

(全文完)

美女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