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服装

夜白风轻

2019-10-21

来源:

人气:3

黑夜里,一团耀眼红光从天东边升起,继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破天际,化作一团火球落于山后面的小村庄,顿时大火熊熊,惹得村民哭喊声一片。

“着火啦!”人们惊魂不定地喊着,凄楚的呼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大火熊熊见什么就烧什么,一桶桶冷水泼在火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却没能将火势减弱,反倒让火苗溅开,向四方蔓延。

老村长闻声赶来,拄着拐杖,站在大火前,捋着半尺长的白须,指挥着村民灭火,见火势难以控制,继而蹙起眉头,叹气说:“这鬼火发作的次数怎越发频繁了!原先五十年一次,可现在……十八年来,接连发生了两次!”

身旁的高个子壮汉望着被烧毁的家园,痛哭流涕:“村长,咱村这是咋啦,为什么这鬼火总不放过我们!俺爹俺娘,十八年前就葬身于火海,现在这鬼东西又来了,俺家娃子和媳妇还在里面呢!”

壮汉说时就要往火里冲,兴好村长发现即时,唤人拉住了他。

村长望着山那头,布满皱纹的脸绷得紧紧,渐渐陷入沉思,喃喃开口说:“或许有个人能解开这个咒诅,只是……那人不会答应!”

“他是谁?”壮汉眸里燃起了亮光。

“传说中的一位世外高人。据说那人就住在前面那座大山里,只不过谁都没见过他,据说那人的修为极高,早已不问世事!”

村长指着远处的大山摇头。

“没试过怎知道!”一声清亮的女声,如玲铛般响起。

村长闻声望去,见一少女穿着一身粗布裙,两条乌溜的麻花辫轻垂于肩头,瘦削的肩上背着个箩筐,筐着搁着几支草药。一看就知去山里采药刚回来。

村长望着一脸笑意的少女,启口说:“风轻啊,你怎么才回来!你娘一早就在家门口望你了!山里狼多,你就不能早点回来吗?”

白风轻嫣然一笑,素指伸进箩筐,取出一棵月白色小草,那小草捧在手里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凑近时,有股淡淡的暗香,那香味有点像桂花,却没有桂花那般浓烈,反倒若有若无,说不出的好闻。

据说此草因月而生,吸尽了月华之气,故有起死回生之效,被村里人称为“桂魄根”。

“桂魄根”十分难得,不仅长在悬崖峭壁上,而且长得非常缓慢,据说一百年长一寸。却唯有成熟的桂魄根有起死回生之效,因而前去山里寻找此草的人极多,却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只因那长“桂魄根”的悬崖上,险象环生。多数人都死得不明不白,而且死后连尸骨都难找到。

村长望着白风轻手中的“桂魄根”若有所思。

白风轻并不是村里人,不过是她养父白卫从河里捞来的弃婴。

白风轻体带异香,那年,她一来村里,整个山村都盈满了异香,那香气异常浓郁,却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原本五十年一发的鬼火,却在那年提前爆发……

老村长想,是不是白风轻的到来打破了鬼火的禁忌?

“风轻啊,这桂魄根十分难得,打算拿去救你爹么?”老村长追问。

白风轻望着手里的“桂魄根”,陷入沉思。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桂魄根到底能不能救她爹,不过是听了村民的说法,去那悬崖里蹲守到大半夜才将它采来。

材长发现,白风轻的掌心已磨破,一条条血痕翻卷着皮肉,明显是被崖上的山石划破的。不由暗叹,难得她有这般的毅力!

突然那桂魄根的亮光越发明亮,暗香浮动间,白风轻只觉掌心一阵沁凉,再看时,掌上的伤痕已愈合,只是那桂魄根已枯萎,显然灵气被她吸取了。

白风轻急得痛哭:“怎么会这样?”

众人见了也纳闷,还没人见过能直接吸取桂魄根灵气的人。

正说着,眼前的鬼火忽然窜至飞起,隐隐有袭击人的趋势,吓得众人一一倒退,唯有发愣中的白风轻不知避让。

火苗如同旋风,将白风轻团团围住。白风轻觉得周围好热好烫,却不知所措。鬼火凝化成骷髅样,绕着白风轻打转,继而张口对着她,像要将她吞了一般。

这时,一道七彩灵光横空劈来,瞬间将鬼火凝聚的骷髅劈了个粉碎。

白风轻抬首一望,见一白袍男子立于半空中,白袍猎猎飞舞,用金银线绣着的团团祥云,飞舞间祥云涌动,如一道道金浪在空中翻滚。

男人眉目如画,一双狭长桃花眼,剪水双瞳,面若冠玉,齿如编贝,美得如月当空,即便如此,却无丝毫不显阴柔,一举一颦颇显吾我独尊的男儿气魄。

流瀑般的墨发垂至脚踝,双脚赤足,立于一团七彩祥云上。

气势如虹,当真如同九天神君下凡。

“你……”白风轻望着眼前美得无法描绘的男子,心跳莫名加速,就连说话也变结巴。

男人淡然地瞥她一眼,态度傲慢,那目空一切的淡漠样,却让人不得不起敬畏,继而冲他顶礼膜拜。

“我只来取桂魄根!”只听男人淡淡启口说。

声音清脆如同丝竹奏出。

白风轻垂头望自己手上那棵枯萎的草,一脸的尴尬。

被男人镇住的鬼火,居然再次凝聚,化成一条巨形火蛇,将白风轻缠绕。

窒息的感觉让白风轻晕眩。

“救……我!”白风轻望着高高在上的男人说。

男人嘴有扯扯,不屑地道:“可以!不过,要用你身上的东西来换!”

白风轻从没见过这般傲娇无礼的人,自己已是性命堪忧,他还能如此淡定地跟自己谈条件。

“我答应你!”白风轻来不及细想,这男人究竟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不过眼下,她得保住命要紧。

“很好!”男人轻笑,素指一点,一道七彩灵光罩去,握住火蛇的七寸地,将火蛇活活拧断。鬼火像咽了气般,迅即熄灭。

白风轻终于松了口气。

然一口气还没放至下,男人已步至她跟前,提起她的一条白嫩手臂望了望说:“你的体质很特殊!”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暂时一天一更,待放假时多更些,有多少人在追的,露个脸哈!好吧,明晚见!

美女图片大全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