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皮革

你真的走对路了吗

2019-10-21

来源:

人气:3

我现在北京市密云区的一个宾馆里。

虽然是迎着二月的春风,但北京的天依旧冷的刺骨,我躲在一个小房间里,开着空调吹着暖风。

这个宾馆显然是有些年头了,房间的墙壁上,布满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不知有多少个不知道名字,没打过照面的过客在这里住过。

空调也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呜咽呜咽地吹着细微的暖风,就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做着超负荷的工作。

今夜,阴云密布;今夜,无心睡眠。

我背对着床铺,坐在一张黄漆斑斑,摇曳的椅子上,对着桌子上的那架台灯发愣。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曾经这样的看着它,我更不知道,那些看过它的人分别叫什么名字。

百无聊赖的我,从背包中取出了我的笔记本,眼睛盯着雪白的屏幕,双手飞快地记录着我这一行的故事。

春节一过,我就拎着我的双肩背包走进了火车站,我要去一趟北京,我要见一个人——周德东。

在我出发之前,周德东工作室的助理袁甜已经告诉了我工作室的地址:密云蟠龙小区南区S座。并且告诉我,一定要从小区正门进去,一直往里走,走到第五排的时候,朝右一拐就到了,工作室在二楼。最后的最后,袁甜再三强调,一定要按照她指给我的路线走,千万不要走错了。

就这样,我从杭州出发了。坐上了早上九点零五分的G36次列车。坐车上之后,我还特意用手机再次看了看列车的行程轨迹,过德清,过南京,过宿州,过德州,下午两点四十九分抵达北京南站,历时五个小时四十四分钟。

虽然行程之有六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但是对我这么一个迫切的人来说,如果自己不找些事情来做,车上的每一分一秒都将是折磨。等待也是一种煎熬,有人曾经如是说。

对此,我早有准备,我拿起了一本叫做《亡灵书之杀人轨》的书,作者是月下桑。那是一本描述发生在列车上的灵异故事,我觉得坐在列车上看,再合适不过。书中主人公对面坐的是一个穿着上世纪八十年代长衫,拎着旧皮箱的老头儿。旁边是一群玩游戏玩的不亦乐乎的青年,还有一个抱着只有一两个月婴儿的中年妇女,那婴儿还时不时地发出啼哭声。

列车到了一站,停了下来,我虽然未曾抬头,但是我感觉的到,车厢内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地下车,跟着又有很多人陆陆续续地上车。

列车轻微颠簸了下,再次飞驰起来。列车的颠簸,把我的思绪一下拉到了列车身上,联想到了人生,想起了某人说的一段话:人生就像一列行驶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口,没有一个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你走完,你会看到来来往往、上上下下的人。

不免心生感慨,抬起头望了望。我望见了我对面坐着一个老头儿,稀少的头发,粗布的长衫,像极了我刚才书中读到的那个老者。跟着我的目光移向了老人的手,那是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手里紧紧握着一个薄的灰色旧式皮箱。

跟着我的耳朵听到了旁边的吵闹声,那是有人在玩游戏,一个叫做只能回答“正确”和“与此题无关”的游戏,正在回答问题的是一个怀中抱着婴儿的中年妇女,待她回答之后,我还听到怀中的婴儿发出了一个声响,那是哭声。

我的思维再也跟不上我的眼睛,跟不上我的耳朵。

我已经不能分辨出,究竟是书中的已然成了现实;还是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进了书里。

我隐约觉察出,这一次出行,绝不寻常,接下来还会有更加费解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放下了手中的书,闭起了眼睛,我只希望等我醒来后,刚好听到列车员对乘客们说:“北京南站到了,请旅客有次序的下车”;我只希望,这是一场梦。

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在这个诡异的车厢,在这个已经忘却的时空。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时间流淌的好慢好慢。

下午两点四十九分,列车安全抵达北京南站,我跟着人群下了车,走出了车站。

车上的这段故事,也就成了我此行的一个小插曲。

出了车站,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密云区,工作室的地址驶去。

路程有些远,北京的车又多到阻塞了交通,等我到达工作室附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的时间。

当我下车之后,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那场景真的如周德东工作室小赵在他的文中所写:极其狭窄的道路,只能通过一辆汽车,路旁的排水渠凝聚着各家各户的生活垃圾。四合院方方正正,电风扇声滋啦滋啦响彻云霄,透过大开的窗户,能看见聚众下棋的大爷和满头烫发卷的大妈…,甚至还能听见院子中妇人手握锅碗瓢盆,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

我想象中工作室的环境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我又知道,袁甜不会骗我。我对她这个人太了解了,我就算相信天上会掉金元宝,也不相信她会骗我。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