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皮革

死人头拖把

2019-10-21

来源:

人气:6

自从上次从健身房回家后,林音梦就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有见到郭文的身影了。都不知道是因为有事还是刻意躲避着自己,电话长期打不通,就算打得通也是被转到留言信箱去。

连续一个礼拜都是这样了,林音梦问心无愧,她好好的一个女人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何况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她决定了,现在就算是郭文打电话给自己,她林音梦也不会再搭理他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真的联系了林音梦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

“音梦,快来,我刚刚接到了郭文的电话。”电话那头,是林音梦的好闺蜜安夏。

郭文跟林音梦的事情,安夏基本都知道,甚至是从他们怎么认识到怎么相爱的整个过程,安夏都是了如指掌的。

毕竟安夏是林音梦的闺蜜,林音梦也没有打算隐瞒什么,所以每次林音梦跟郭文约会发生的什么事情,安夏都能准确的知晓他们俩的感情趋势。

最近,在郭文还没有完全不联系林音梦之前,安夏就从林音梦的口中获悉了郭文举动异常。

安夏还奉劝林音梦要早点跟郭文分手,不然林音梦会被伤得越深的。

林音梦整个人都沦陷在爱情当中,哪里顾得了安夏的建议。结果还不到半个星期,郭文就不再联系林音梦了,电话都打不通,不听闺蜜言,吃亏在眼前。

就算这样那能怎么办,林音梦一直还是放不下郭文。

从郭文像是人间蒸发后,安夏知晓之后,就一直帮林音梦留意着。

郭文跟安夏也有过几面之缘,两个人交际得比较少,林音梦我顾不上郭文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安夏,但是能知道郭文的下落,林音梦在接到了安夏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安夏的住处。

“郭文他怎么说。”一推开安夏没锁的门,林音梦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郭文的下落。

“不要那么紧张啦,快来坐下,吃点东西,我再慢慢的和你说。”安夏说着把一锅炖肉放到林音梦的眼前。

安夏的厨艺不可质疑,但是现在的林音梦一点胃口都没有,巴不得快点知道郭文的下落。

“快点告诉我吧!我都快疯了,郭文到底跟你说什么。”

安夏停下进食的动作,然后说道:“他…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林音梦甚至用绝交的语气威胁安夏说不说他们就友尽了。

“他说要跟你分手。”

安夏的这句话一出,林音梦瞬间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暗,她僵硬的站起了身,怎么离开安夏家里的,林音梦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林音梦坐在沙发上,把眼泪全哭尽了,为什么郭文要跟自己分手,林音梦怎么都想不通!

林音梦坐在沙发上眼神呆滞,突然间,林音梦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郭文的手机号码。

电话是打不通的,而且已经停机了。现在有个疑惑在林音梦的脑海里盘旋,郭文的手机是停机的,那他是怎么用手机打电话给安夏说要跟自己分手的?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安夏,他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际。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问题,充斥整个脑袋,林音梦感觉头胀欲裂,她靠在沙发的靠垫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突然她猛地睁开眼,太阳已经下山了,林音梦的整个房子陷入了一片灰暗中,她发现自己的脚边有毛茸茸的触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房间太暗,林音梦根本看不清楚。

她起身开灯,脚下的画面让林音梦差点昏厥。

一个没有身子的脑袋,而且地上那个黑不溜秋的脑袋居然郭文,长长的黑发把他的脸盖住,中间空出的缝隙露出郭文的鼻子和嘴唇,额头上的文字纹身触目惊心。

此时,林音梦的内心被巨大的恐惧感所笼罩住,她根本无法再腾出空间来思考。

现在对郭文,林音梦也不在是期待的模样,所有的期待都在瞬间变成了恐惧。

林音梦被吓得瘫坐在地上,她抓起身边的任何东西就往郭文的头上甩过去。

林音梦不停的往后退,甩过去的鞋子跟郭文脑袋一触碰,瞬间滚到了客厅的茶几地下。

林音梦再也不敢自己呆在家里,她甚至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赤着脚,冲进大雨中跑去安夏的房子找她,至少在那里他还有个伴。

“梦梦,你怎么了?”安夏看到林音梦狼狈的模样,自己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林音梦请进了屋里,拿了干毛巾给她擦拭身上的雨水。

“哈哈,梦梦,你这是想笑死我呀!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一定是你太想郭文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安夏听完林音梦讲完她晚上的遭遇,脸上的笑意却显得怪异。

或许真的跟安夏所说的一样吧,自己是太想郭文导致自己出现了幻觉,更何况刚才自己看到郭文的脑袋滚客厅的桌子底下后,自己也没有上前查看刘跑出来了。

安夏起身走开,林音梦突然想起自己还有问题想要询问安夏,有关于郭文的。

林音梦坐在沙发上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安夏从厨房里拿着一只拖把把林音梦踩湿的地板擦拭干净。

明明一切都很正常的进行中,可是安夏的拖把发出的声音实在令人浑身不舒服。

“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吧,好好睡一觉,郭文的事情你就不要在想了。”

从安夏手上接过一杯牛奶,林音梦想也不想的一饮而尽。

林音梦也瞬间忘记了自己要问安夏的事情了,昏昏沉沉的靠在安夏的肩膀上睡着了。

安夏怜惜的抚摸了林音梦的脸,轻轻的说道:“你放心,那个男人以后都不会有机会可以伤害你了。”

安夏的眼神落在厨房位置的阳台,一只黑色的拖把显得格外的刺眼。

一阵饥饿感袭来,安夏想起,她冰箱里还有很多肉没有吃呢,正好煮点,一会让林音梦起来吃宵夜。

安夏把林音梦稳稳的放在沙发上,自己起身去厨房坐吃了。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阴银匠》

《敲尸人》

美女图片大全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