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玩具

鸿门鬼宴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鸿门宴1》文/文弱

我叫陈木,在一家机械厂上班。母亲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能像红木,铁梨木那样能沉于水的木头,拥有坚韧,厚实的品质。公司中带我的师父是林哥,总经理是森哥,从名字中木,林,森,就能看出职位的高低,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我所说的是我另一个同事,二奎的事情。二奎已经辞职多年,但我并不知道,我作为新来的,也只能做好学习的准备。二奎那次联系上了我,说要带我去陪客户吃饭,我知道这是一次锻炼的机会,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约定的是晚上八点, 棋盘山牧园农家院见。我在百度地图上搜了很久,也没找到这个地方。然后打电话给二奎,这路怎么走方便。二奎性格爽朗,还没等我问完,他就说道:“你在家等着我,我开宾利过去接你。”

我也没再说什么,毕竟什么都不知道,听他的安排就是了。但我突然想到,公司的这些人开的最好的是一百多万的奔驰,几十万的宝马大众之类的,好像没有听说过宾利啊?也许是他家的车或者他朋友的车吧,这跟我到也没什么关系,我也没样心里去,只是在家中等着。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二奎才过来,说车在路上抛锚了,所以才过来晚了,但是客户那边都沟通好了,现在过去也不迟。我上了二奎的车,系好了安全带,也许从来没坐过这么好的车,真是什么都不一样。

坐在宾利车里,仿佛飘在空中一样,听不到发动机的引擎声。我望向前方,想看看走到了什么地方,但是挡风玻璃就如同窗户纸一样,什么也看不见,也许是四周太黑的缘故吧。

车一路疾驰,来到棋盘山牧园农家院还未到十二点。本来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行了三十分钟就到站了,我开始佩服好车了,不但坐着舒服,提速还快。二奎领我下了车,空气中浓厚的香表气息扑鼻而来。那天也不是什么鬼节春节等需要烧香表的节日,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味道呢。这时二奎对我说:“兄弟,进屋一定要有礼貌,对每个人都说几句客套话,点根烟,或者倒杯酒,要学的有礼貌些。”我也应答着,虽然我对这些都不太会,但也想着要尽量做到最好。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几个貌似领导的人物坐在那里,看我进来,几个人都笑了,好像看到了一块肥肉,让人垂涎三尺的肥肉。我当时还纳闷呢,我又不是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呢?

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菜,有一盘是细细的白萝卜,和手指般粗细。还有一盘是莲藕,和人的胳膊那么粗,只是切成了一小节一小节的,如果不切开,真像一只完整的手臂。这客户都是什么人?吃的东西怎么如此怪异?桌上还有一盆汤,血红色的汤,里面夹杂着一些眼珠大小的圆球,我虽然不知道这汤叫什么,但却和八宝莲子羹很相似。只是汤更红了些,莲子更黑了些。

每个人嘴里叼了一根烟,烟很长,大约有一吃多长,我不知怎么,看到他们叼的烟,就突然想给老祖宗上坟的香,它俩真的是太相似了。这时一个老者突然发话了:“二奎,你这次带来的不错,合我的胃口。”我还更纳闷了,难道他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和他心意志趣相合吗?都说客户都是老油条,果不其然,我竟暗暗佩服起了他们。

另一个人老人说道:“二奎,你这东奔西走的也不容易,坐下来喝口汤,这汤还是新鲜的呢?”二奎道:“新鲜的?怎么弄来的?”老人笑道:“你不知道,最近总有迷路或者走失的老人,这汤就取自他们那些人。”

走失的老人和这新鲜的汤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突然明白了,帮助走失的老人找到家,失主会给高额的奖赏,当然这高额的奖赏买份新鲜的汤还是容易的。

二奎见我站在边上,什么表现的都很不自然,二奎为了缓和气氛说道:“小陈,你也坐下吃点喝点。”同事都这样说了,我只能缓缓的坐下,说实话这些饭菜我看着就没有胃口,我也很难想象它们的味道。

二奎盛了一碗汤放在我的碗里说道:“尝尝汤,它是这里的特色。”我舀了一小勺放在嘴里,第一感觉就是不好喝,有一点发咸,和手指头破了吸吮手指一个感觉,血的感觉。二奎笑道:“怎么样?好喝不?好喝就多喝点吧。”又给我夹了一块莲藕,夹到我的盘子里我看的更清楚了,那不是莲藕,好像猪的前腿一样,里面是骨干,外面包着肉。

我的肚子翻腾起来,连连作呕。难道是喝了那勺汤吗?有位老者好像看到了我的异状,说道:“小伙子不舒服吗?出门又拐就是洗手间。”我离开席位,从房间走出来,本来要去厕所的,但我却想再喝杯水。而我再一次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那个老者说:“吐吧,吐吧,干净些最好。”

我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便走进了厕所,吐了起来。我没吃什么东西,吐了一地的酸水。当我从厕所出来时,看见外面有一行人,一行身体僵硬,面目呆板,走路左摇右晃,根本看不到一点活人的气息。

这饭店叫棋盘山牧园农家院,我刚也没注意,就又看了一遍,哪有什么招牌,只有一块石碑立在路旁,上面写着“棋盘山公墓”。公墓?怎么会有人在墓地开饭店?怎么没见到传菜师和服务员呢?

来的时候是阴天,现在竟有了月亮,月光很足,我转过头来的时候,那还有什么农家院,那就是一座坟墓。又看了二奎的车,竟是纸糊的,难怪我怎么感觉和别的车差距很大呢?吓得我连滚带爬的往外跑,看到个出租车就拦下来,鬼的车都坐了,人的车当然就不可怕了,而我只想尽早的离开这里。

后来从公司的同事嘴里得知,二奎竟死了十多年。

美女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