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装潢

情毒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封宇看着窗台上的紫罗兰嘴角扬起一丝苦笑,心里想着,谷秋,你为何要跟那人跑了,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紫罗兰,你说过紫罗兰代表永恒。但是你却在送了我永恒之后离开了,这是多么的讽刺。

“爸爸,爸爸,我想妈妈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封宇的十岁女儿封曼琪小跑着来到封宇的房间,仰着头看着封宇喊到。

封宇蹲下身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说,“琪琪,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哦,等琪琪长大了妈妈就会回来了。来,琪琪,爸爸带你出去吃午饭。”封宇站起身,拉着封曼琪的小手说。

小曼琪一听可以吃饭,就高兴的忘记了刚刚自己一直叫妈妈的事情。

但是当小曼琪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似乎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琪琪。”小曼琪好奇的回过头来看着窗台,她似乎看到窗台上的紫罗兰在颤抖着,就像她记忆中妈妈的嘴巴在一动一动的。

不过很快,小曼琪就被封宇拉走了。就在封宇回头的瞬间,紫罗兰停止了颤抖。封宇什么也没发现,但是在拉走小曼琪之前还是看了眼紫罗兰。

走在公寓路上的封宇和小曼琪,路上不时的有人向他们投去同情的目光。

“封宇,我对你妻子的事情感到同情,希望你可以节哀。”他们走到公寓门口,小区的保安走过来跟他们说。

封宇微点头说,“谢谢!”

这个时候小曼琪仰起头问封宇,“爸爸,为什么他们要那样看我们呢,和妈妈有关系吗?”

封宇抱着小曼琪说,“琪琪,他们知道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就很长时间看不到妈妈,所以他们觉得我们会难受,不过琪琪很坚强,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吧,我们一定会好好活着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小曼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好,爸爸,我们会好好的等妈妈回来的。琪琪也会快快的长大,那样妈妈就会快快的回来了。”

晚上封宇将小曼琪哄好睡觉,自己来到房间之后就在黑夜里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窗台上的紫罗兰。黑夜里的紫罗兰显得异常诡异。似乎这颗紫罗兰很害怕封宇。

细看之下,就会发现紫罗兰像是有生命一样的在微微颤栗。

“求求你,放过我吧!”突然一声微弱的声音传入封宇的耳朵,封宇嘴角微扬,静静的站起来走到窗台上的紫罗兰旁边。

黑夜里,封宇用手温柔的抚摸着紫罗兰花片,突然他用力的掐了一下紫罗兰的花片,随即一声倒吸声传来,似乎有人在哭泣。

紫罗兰旁边显示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仔细看去不正是封宇的妻子谷秋,此时的谷秋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似乎一直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封宇冷冷的看着谷秋,什么话也没说。突然谷秋跪在了地上,“封宇,求求你了,你就放过她把,我已经被你用邪术封印在这盆紫罗兰里面,你又何必让他承受那种非人般的折磨。我发誓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哪怕此后就一直被封印在紫罗兰里面,我也无怨无悔。”

“好一句无怨无悔。”封宇听到谷秋的话,心中更是气愤,“到如今的地步,你仍旧想的是他,我就看看你是怎么个无怨无悔法。”封宇不听身后苦苦哀求的谷秋,起身离开,关上门的刹那,谷秋被迫再次进入紫罗兰里。

封宇来到女儿小曼琪的房间,发现小曼琪已经熟睡。封宇悄悄关上门,却没看到他关上门的瞬间,小曼琪眼睛动了一下。

封宇来到地下室,关好地下室的门,远远的可以听到里面有着压抑的声音发出。随着封宇的走入,映入眼前的场景让人终生难忘。

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身上布满血的男人,他的双手被绑过头顶,双脚离地一尺。此时他的手腕已经满是血痕,而他的身上更是惨不忍睹。身上的皮肤坑坑洼洼,似乎还有东西在蠕动。看了让人不寒而栗。

那人看到封宇进来,似乎非常激动,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个人的样子,他的眼睛里面布满了仇恨。屈辱充斥着他的身心,奈何他无法动弹半分。

按理说一个人只被绑住双手,下半身应该可以动的,但是这个人似乎动一下就会痛苦异常,原来他的身后还有玄机。

身上坑坑洼洼,皮下有异物在动就算了,他的身后居然还有一个玻璃瓶,而那玻璃瓶里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虫子。

玻璃瓶口就这样紧紧的吸附在他的背后,而对着玻璃瓶口的皮肤分明有一个被刀划开的伤口,玻璃瓶底部有一个酒精灯,酒精灯不知道被什么控制了,时而熄灭,时而点燃。

而里面的虫子也随着酒精灯的点燃和熄灭,一会儿钻进那人的背后皮肤,一会儿就爬出来闲逛。

这使得这个男人无法乱动,因为他一动,玻璃瓶里面的虫子就会受到惊吓,加上火烤的痛苦,虫子就会毫不留情的钻进他的皮肤下面。

如此狠毒的招术,不知道封宇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封宇居然知道将一个大活人封印在紫罗兰里面,那么会这个也不奇怪了。

封曼琪见封宇将她的门关好,就掀开被子爬起来,穿好衣服的她聪明的将自己的娃娃塞进被窝,把被子弄成她在的模样。小曼琪悄悄的来到爸爸封宇的房间。

“妈妈,你在吗?”原来小曼琪起来上洗手间,路过封宇的房间时正好听到谷秋和封宇的对话,不过年幼的她不知道事情的发展,她以为爸爸故意把妈妈藏起来,不让她知道。所以她不动神色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假睡,因为她知道过一会儿爸爸就会过来看她有没有睡好,然后就会去爸爸不给她去的地下室。

所以她等到爸爸去了地下室之后就想偷偷的到爸爸的房间看看。谷秋听到自己女儿的呼唤,非常想出来抱抱自己的女儿。然而封宇的威胁时时刻刻回荡在她的脑海里。如果谷秋出来告诉女儿事情,或者出来见小曼琪,那么他就会立刻杀了那个男人。然后带着女儿立刻这里。让她自己一人干死在这间屋子里面。

小曼琪叫了半天没听到有人回应,也没有任何人在这里,小曼琪感觉很奇怪。自己明明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为什么找不到妈妈。转过身的小曼琪正好看到窗台上的紫罗兰在微微的颤动。小曼琪奇怪的看了看紫罗兰,又回身出去了。

却没想到封宇正好从地下室回来,聪明的小曼琪赶紧又退回房间,爬到床底下。封宇开门进来没有觉察到异常,没有开灯的他再次静静的坐在了靠着窗台的床边。

此时的小曼琪不知为何非常的紧张,因为刚刚她知道爸爸肯定去过她的房间,她不知道爸爸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不在。此时的她突然觉得爸爸很可怕。因为爸爸把妈妈藏起来,不给她知道。

“谷秋,你应该知道我刚刚去做什么了,这就是惹我的下场。”封宇说完就上床睡觉了。小曼琪听到妈妈的名字,但是却没有见到妈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曼琪很快就长大了,十七岁的小曼琪至今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但是每天夜里只要她路过爸爸封宇的房间就会听到爸爸的说话声。

十八岁的封曼琪考上了全国最有名的医科大学,因为她渐渐的意识到自己的爸爸封宇有着严重的人格分裂症。自从十岁她的妈妈走了之后,他就再也不是曾经的他了,不过封宇对封曼琪一直都没有变过。

封曼琪感激父亲封宇的养育之恩,所以她发誓一定考上医科大学,只会治好父亲封宇的病症。

曾经,封曼琪来到地下室,那天她的父亲不在,所以她偷偷来到地下室,因为她想知道父亲到底每天去地下室做什么。封曼琪发现地下室很干净,唯一有的就是一张人形纸板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人形纸板身上血迹斑斑,模样十分恐怖。

从那之后,封曼琪才知道事情的原由。从别人的口中封曼琪就知道自己的妈妈跟人跑了。而她的父亲封宇为了保护她,没有告诉她这些事。长大的封曼琪对妈妈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她却非常爱自己的父亲。所以无论封宇变成什么样,她发誓都会陪伴在封宇身边,治好封宇的症状。

作者寄语:小尾巴写的不好,希望大家不要吐槽哦!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评论场。O(∩_∩)O谢谢

性感美女

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