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装潢

午夜保洁员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记住,如果你半夜回家,在楼道里遇到了人,千万不要和他说话,因为,他不一定是不是人……

王茂宇是一家写字楼的职员,平时工作很忙,需要常常加班,甚至有时熬通宵工作。虽然他极不情愿这样做。但是没办法,作为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生,在这个人才济济,繁荣富饶的大城市里,也只有这个工作工资尚可,还算比较体面了。

虽说步入了白领的行列,但是王茂宇依然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一没车,二没房。长得不高也不帅。因为不愿意住在公司那拥挤凌乱,臭气熏天的宿舍楼。他只得在单位北面的郊区附近的一栋公寓楼5楼租下了一间房。自己住在那里。好在那公寓房租便宜,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的租金,还是可以接受的价格。

这栋公寓楼是上个世纪建成的老楼房了。外表因为岁月的侵蚀已经变得破旧不堪了。墙皮脱落,墙体上长满了褐绿色的斑驳霉斑,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麻风病人。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别的公寓楼都先后安装了电梯。唯独这里还是脏兮兮,油乎乎的水泥楼梯。上下楼的时候,偶尔还能看见乱蹦乱跳的耗子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虫子。生存环境很是恶劣,所以,除了一些不愿意搬迁的老住户和小部分租户,根本没有其他人愿意住。

不过,对王茂宇来说,这里已经相当不错了。至少,比公司宿舍楼要好许多。住户少,所以晚上也异常安静。不会像其他公寓楼那样闹腾得鸡飞狗跳。可以保证充足的睡眠。也算是这里唯一能够拿出来说道一下的优点了。

王茂宇入住这里之后,白天依然繁琐而忙碌地干着手头的工作,晚上下班就回家睡觉。几乎是砍掉了所有的娱乐活动。作为一个大男人,是不能安于当前现状的。他要拼搏,要赚钱,要交女朋友,更需要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他迫切地希望结束这种无聊而苦逼的生活,过上他真正向往的日子。

那是一个盛夏的夜晚,天气很热,室内外温度都出奇地高。即使开着风扇也能感觉手心在不断冒汗。这种时候,一般人要么在外面纳凉,要么呆在空调房里悠闲地吃西瓜。而王茂宇仍然在办公室里加班。因为要做一份企划书,他连晚饭也没能吃上。别的同事都先后离开了,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疲惫不堪地敲击着键盘。一连忙碌了3个多小时,等他把做好的企划书发送到领导邮箱以后。已经是晚上12点了。

“唉,又是一天过去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王茂宇神情复杂地看着钟表上两个已经重叠了的指针,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他站起身子,伸了伸懒腰后,随手关闭了电脑,走出了黑漆漆的办公室。检查好门窗和水电之后,王茂宇锁上大门,离开了写字楼。

王茂宇租住的公寓楼离他工作的地方并不算远。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巷一直往北走就到了。大约走了有10几分钟,王茂宇终于到了公寓楼门前。公寓楼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王茂宇只好摸着黑往墙边走。摸了好几下才找到开关。

可打开灯以后,王茂宇却发现灯光非常暗,而且一闪一闪的,看样子,这灯泡也快要寿终正寝了。王茂宇无奈地摇了摇头,扶着楼梯扶手,慢慢悠悠地往楼上爬去。

好不容易上到了5楼,王茂宇走到自己租住的房间前,刚想拿钥匙开门。突然,他的耳边传来了“沙沙,沙沙”的响声,同时也伴随着沉闷无力的脚步声。虽然声音并不算打大,但在漆黑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清晰。

王茂宇有些疑惑,5楼住户最少,除了自己之外,基本都是农民工,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是一到晚上就睡觉。那这个声音,到底是谁发出的?

虽然有些害怕,但王茂宇还是决定一探究竟。他回到家里,拿出手电筒后,又蹑手蹑脚地回到了黑暗而狭长的的楼道里。借着手电筒并不算强烈的光芒,他缓缓地前进着。当走到走楼道尽头靠窗的位置后,王茂宇发现,在墙角竟然有一个人!那是个女人,她的头发长长的,凌乱地披散着,根本看不清面孔。她穿着一身脏兮兮的保洁工作服。手里拿着一个旧拖拖布,在地上缓缓地拖动着。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拖把拖地的声音。

作者寄语:午夜,在楼道里遇到了人,千万别和他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人。

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