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高速惊魂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洪子出外快几年了,都没谈恋爱,就一个命的工作,那些儿女情长的事跟没有半点瓜葛。他实在是看够了别的朋友处对象,那可叫一个的粘人,有的时候不接电话,还连续打了十几个夺命呼叫。接电话了把有问长问短,刨根究底的要挖出一点什么苗头,就好借题发挥,让哥们几个无不汗颜的。

所以他就决定了,这结婚的重大事件,他自己还是缓缓几年在进行也不迟。但是家里人未必会这么想的,到处为他张罗对象。

最近,父母就在家乡给他找了一个媳妇,命令一定要回去,否则断绝关系。

被逼无奈,洪子只好约上几个哥们一起踏上回乡路。

城里到乡间的路程大概需要7-8个小时,洪子跟一个朋友轮着开。刚上高速公路,随着车内的电台劲爆歌曲响起,他们几个把车子震得是一蹦一蹦的。

洪子一帮人都是等晚上9点下班后才一起走的,大家都想看看他的媳妇到底长的是啥模样的。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凌晨2点,车内的几个兄弟,睡的睡。

高速公路上,除了偶尔从身边开过去的其他车辆以外,也看不到其他。原本还是播放着许慧欣的《爱得原味》的电台一下子跳转到《午夜鬼故事》频道去。

主持人那低沉带有丝丝阴森的声音让开着车子的洪子不由的毛骨悚然,他立马伸手关掉电台。

车厢内又恢复了平静,哥们睡觉的呼噜声呼呼直响。这时的电台无人自动的亮了起来,窝草!洪子就差没当场把车子丢了,一个人跑掉。

电台依然播放着鬼故事,坐在副驾驶上的余斌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揉揉睡意朦胧的双眼,看着穿着棉袄的洪子表情僵硬,冷汗直冒,打趣问道:“洪子,这么冷的,你咋还冒冷汗了呀,是不是?是不是?都让你晚上不要办事办的太晚了,你咋就不听勒?”余斌特意强调了办事这两字,自顾自的在一旁笑了起来。

洪子本来困意十足的,被自动开启的电台吓过之后精神百倍,他把刚才的情况跟余斌说了。余斌大笑洪子是个胆小鬼,有的时候东西用久了是会出现故障的,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关掉不就行了。

伸手就把收音机给关了,车厢后座的几个哥们也渐渐醒来。余斌看了洪子觉得他过于紧张,就换人开车,以免发生什么意外,这车可是有五个活生生的生命呢!

车辆在次开始,这次洪子坐在副驾驶上,终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好像放松了不少。

哥们几个拉拉家常,从他们毕业到现在差不多快有8年没聚到一起了吧!回想起读书的时候,他们几个干了不少坏事,一说起,整个车厢内充满了欢声笑语。

而车辆也开始拐进了森林小道上,两边几米高的树林密密麻麻的,月光透过两道树林中间的空隙照在小道上,银灰银灰的,如同一缕轻纱般。

“你们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坐在副驾驶车上的洪子的脑袋转来转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只见哥们几个人都摇头晃脑的,并没有听到洪子说的什么奇怪的声音,有声音也是树林被风吹响的沙沙声。

“认真听,正的有。”

哥们几个提着耳朵,快把耳朵都拉出血了,都没有听到。

而洪子听到的声音仿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我听到了,你们听到了么?”这次说话的不是洪子,而是坐在车厢后座的福康,他歪着脑袋道:“那声音好像从后面来的。”

“你们大爷的,别半夜吓人了好不,我还在开车呢,是不是不打算走了?在这么说一些神神鬼鬼,奇奇怪怪的话,就下车去。”驾着车的余斌一开口整车的人都安静了,闭口不说。

“啊!”一个急刹车,整车人都齐齐的往车前撞去,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坐在副驾驶的洪子:“你大爷的,说了让大家别说话了,你鬼叫鬼叫的干嘛。还好老子有系安全带,不然现在魂都不见了。”洪子气喘吁吁的拉了拉系在身上的安全带,一旦上路,第一时间真该把安全带给系好,否则那天死了,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最倒霉的是车后座的其中一个兄弟,他刚好坐在正中间,头倒插到副驾驶的放脚处,好在车子本身的速度并不快,脖子也只是扭到了,车速要快的话,现在头颅都飞了。

车子又瞬间加速,还没来得急扶起倒插的兄弟,他又急急的被突入起来的速度一下抛坐回了后座,“喀拉”的一声,这次估计脖子要报废了。

车里怨声四起,几个人都在大骂余斌的不是,只听余斌大吼一声:“不快点,大家估计命都没了,你们自己看看车后。”

几个人不以为意的望向车后,这一望,魂都吓散了,车子后面,一个穿着一身红衣服类似丫鬟的模样的女子,手提着红灯笼在前方引路,几个车夫抬着花轿子,轻快的踏着步伐在车身后走着,大花轿上的红门帘中间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

车子开得再快,他们还是一样的距离,似乎都没有因为速度的原因,被拉远距离,一直都保持着一样的距离。

后面的大红花轿也在慢慢的淡化,直到消失不见。洪子他们几个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两腿发软了。

当天跟哥们几个看完了相亲的对象,感觉上来说挺好的,关系确定了之后。

洪子几个人又再一次风尘仆仆的赶回城里。之后,几个人都在同一天起,开始高烧不退,连续发烧了整整一个礼拜,吃药也退不了,输液也不见效,把家人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乱跑一通。

后来是洪子的妈妈听说他们这一情况,马上跑到庙里求了几道符,寄给了洪子,哥们几个喝了加了符纸的水,高烧才慢慢退下去,听说是因为那天晚上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导致的。

作者寄语:这个是跟朋友要来的素材改编的。

美女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